叶初青°

写点我自己的东西,只有这里父母亲人看不见。

董小姐

我坐着飞驰的公交车,耳机单曲循环着宋冬野的董小姐。车窗外霓虹渐渐远去。
我虽然没看电影,但是我却能凭着音乐构想出画面。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中年人坐在二十岁出头的董小姐对面,董小姐的指间随意的夹着一根刚点着的香烟,轻烟缭绕。她把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光缓缓道来。等到香烟几乎燃尽,她随手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她说自己是一匹谁也栓不住的野马,爱上她的人家里没有能让她自由奔跑的草原。她在说这些的时候眼里平静如水,语气平缓。丝毫看不出是个野马一样的女子。
她掐灭了烟推开窗子,早上的新鲜空气携着寒意涌进来,她穿着单薄的衣衫,转头对还坐在那里的男子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董小姐。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我想和你一样,不顾那些所以。
董小姐,跟我走吧。

评论
热度(2)

© 叶初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