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初青°

写点我自己的东西,只有这里父母亲人看不见。

梦。

我做梦了。

我知道我做梦了,但是我好像控制不住这个梦境。

那是谁?我隔着一个石台,看着那个模糊的色块。它渐渐清晰起来,啊,是邓布利多。他正一身白袍的站在我面前。带过魂器的手如同枯死的树枝。他干瘪的嘴唇一张一合,我听不清他说的什么,下意识的低头看把我和他隔开的那个石台,那里面装着某种奇特的药物。我徒然明白了什么,惊出一身冷汗。

直到他呜咽着拿出了老魔杖,对我痛苦万分的说:“我拥有老魔杖,可是这又有什么用?我连我的妹妹都救不了,她死了……死在了我的手上。”

然后他抱着老魔杖缓缓下蹲,眼泪顺着被打歪的鼻子滑下来。他失声痛哭,我隔着石台想触碰他,却怎么也做不到。我站在他对面,感觉像隔着银河。从他身上蔓延出的悲伤一点一点感染了我。他反反复复说着他拥有老魔杖却救不了自己的妹妹,复活石他明知道它是个陷阱却还是义无返顾的戴上了戒指,只为见一见已故的亲人。

半醒半梦的,我觉得我看着他的视线开始模糊,扎两下眼睛,又重新清晰起来。

然后,我醒来看着枕套上被眼泪打湿的痕迹沉默了许久。

评论
热度(2)

© 叶初青° | Powered by LOFTER